波兰湖区的夏天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波兰湖区的夏天

点击:94824
  

  马祖里湖区之夏

  文·图/张娟

  发于2019.8.19总第912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波兰最好的季节是夏天,夏天的美在户外,户外最惊艳的风景在马祖里。

  和我的故乡火炉武汉不同,波兰的夏天真正热起来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天。这也是所有人盼望着的几天。只有这几天,阳光清亮,温度飙升,温热的风里带着潮湿。去马祖里消暑度假,成为许多波兰人的首选。

  从首都华沙出发,开车一路向北,路两旁的风景常常让人忍不住驻足。蓝得透亮的天,垂得很低的云。夏日的阳光轻柔地抚摸着远处平坦的原野,绿得耀眼,希望和温暖从泥土喷薄而出,直上云霄。路两边的沟壑里,黄色的蒲公英怒放,高矮不齐,密密匝匝地拥簇在一起。

  三个多小时后,就进入马祖里湖区。

  广义上的马祖里湖区横贯波兰东北部的三个独立区域——沃米亚、马祖里和苏瓦斯基纳。这里分布着两千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,被人们称为“波兰之肺”。

  整个马祖里湖区地处平原,线条舒缓流畅。广袤的原始森林就像一片浩大无比的纱帐,掩映着草地和田野。大大小小的湖泊星罗棋布,有的浩瀚如大海,有的细长如丝带,有的曲曲折折,从林间潺潺流过,静静地延伸到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。

  其中最大的湖叫希纳尔德维湖,当地人称为“马祖里海”。湖畔的米科瓦伊契克则有“马祖里的威尼斯”之美称。

  19世纪的房屋看起来精巧而别致,在阳光下像镀上了一层金。小镇中心有一眼喷泉,边上总有孩童嬉闹的身影。不远处,卖艺的歌手席地而坐。露天餐厅里,人们点上一杯啤酒,就能打发一个夏日的下午。

  我们租了一辆小型游艇。翡翠色的湖水波光粼粼,湖面上成群的水鸟在飞翔。游艇往来如梭,还有不少帆船和皮划艇。素不相识的人们互相大声打着招呼,热情地用波兰语道一句“你好”,像邻里一样熟络。

  以米科瓦伊契克小镇为中心,民居随意地散落在湖畔,人们生活的节奏悠然自得。一些有商业头脑的农民在自家地上搭建起一栋栋别墅,作为民宿出租。

  我们的房东沃伊特克是个五十来岁的波兰男人,精明的他圈出一个小院,临湖建了13栋房屋。透过院落的篱笆,时不时能看到几叶白帆飘过。

  每当晨曦微露,远远就能看到有人在河边静坐如雕塑,身边是一个肥大的铁皮桶。马祖里湖区的人们喜欢钓鱼,这是他们亲近湖区的一种方式。沃伊特克几乎每天都泡在湖边,还热情地邀请我们一起钓鱼。

  “可是我们没有钓竿和鱼饵。”“我这里有!”他得意地从仓库拿出钓竿,又从身上的大兜里掏出一盒鱼饵。原以为会是肥大的蚯蚓,谁知道不过是超市随处可以买到的玉米粒罐头。随即,他戴起农夫帽,手握钓竿,目光如炬,专注地盯住湖面。

  湖水平如明镜,周围静悄悄的。很快,鱼就咬他的钩了,一个小时下来,他钓上来五条鱼,两条大的,三条小的,而我们苦等半天,却一无所获。看到我们艳羡的表情,他表示可以把那三条小鱼送给我们,但是两条大的不行,因为他的女朋友特别爱吃鱼。

  我们被他的话逗乐了。话说到这个份上,就更不好意思要他的鱼了。他看我们不要,就神秘地说,他有一个绝活儿,能让我们第二天大有收获。我们问他,什么绝活儿?他故弄玄虚,说明天早上就知道了。

  第二天一早,我们一群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早早来到湖边。果然,甩下鱼竿不多久,就有了动静,飞速抬起钓竿,真有一条鱼儿咬钩了!我按捺住心中狂喜,取下了第一个战利品,忍不住问沃伊特克,他的绝活儿到底是什么。

  他呵呵一笑,原来不过是前一天晚上他在湖底扔了好几瓶玉米罐头而已。不出一个小时,我们就钓到了五条鱼——虽然依旧小得可怜,却也心满意足了。

  夏日的波兰,天亮得早,日落得晚。即便天色暗了下来,天边依旧有不肯退散的霞光,像快要燃尽的稻草,乌青里透着火红。湖面的动静依稀可辨,你仍可以钓上好一阵子鱼。

  夜幕落下后,整个马祖里笼罩在一片神秘的黑暗中。不时有麋鹿从路边的树林里蹿出来,健步如飞横穿马路,没入另一片丛林。丛林的尽头,是宽阔的平原。深黑的天幕上,缀满了一颗颗亮晶晶的星星,它们密密地低垂在天边,仿佛伸手可及。

  我们住的房屋外,沃伊特克已经为住客们支好了烧烤架,篝火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远远传来,火焰直冲天空。这是晚归的人们在欢庆一天的结束。

  在马祖里湖区,除去划船和钓鱼,波兰人最喜爱的恐怕就是烧烤了。毕竟,不烧烤,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夏天呢?公园里,草坪上,小河边,甚至在漂流的铁皮船上,只要能支起炉子,搁上烤架,他们就不会放过。几块面包,几根香肠,几块牛排鸡排,有的再加上超市顺手买来的腌制好的鸡翅和五花肉条,就算是一顿烧烤。

  烤架上,是新鲜钓上的河鱼和切好的肉块。肥油吱吱外冒,袅袅青烟里肉香四溢,空气中弥漫着生活的味道。

  马祖里湖区在历史上曾是东普鲁士的一部分,后被条顿骑士团占领,1410年被波兰收复,17世纪又处于瑞典人的控制之下。之后波兰经历了被瓜分的历史,直到“二战”后,整个马祖里湖区才全部回归波兰。

  好在历史的风云变幻并没有毁坏大自然的馈赠。马祖里湖区丰富而原始的生态,为稀有动植物们提供了天然的栖身之所。欧洲的白鹳种群,就有一半居住在波兰。春暖花开之时,它们从非洲的热带地区飞回,开始繁殖后代,而波兰是它们最理想的选择。

  夏日的房前屋后,草甸上总有白鹳滑翔的身影。沼泽里栖息着成群的矶鹞、斑点鹰、疣鼻天鹅和双鹬。越是人迹罕至之处,越是它们的天堂。

  两只疣鼻天鹅在湖上嬉水,与天光湖色浑然一体,远看像一幅油画。我们放慢了船速,继而停驻,孩子们不禁欢呼雀跃。天鹅停了下来,四处张望。怕惊扰它们,我们不敢再靠近了。毕竟,它们才是这片领地的主人,我们只是过客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9年第30期   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顶一下
(15327)
踩一下
(83300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